所谓太宰治,从人生到作品不过是建美和毁美的过程。